菜单导航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南水北调,惠泽亿万人民

作者: 陕西教育网 来源: 陕西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4月08日 13:53:17

四月,春意正浓,江苏扬州江都水利枢纽站,一块刻有“源头”字样的石碑静静矗立;湖北与河南交界,丹江口水库碧波荡漾。从江都水利枢纽,长江水踏上“水往高处流”的征程,沿京杭大运河及平行河道逐级提水北送至山东;自丹江口水库,清澈南水出南阳陶岔渠首后一路过哑口、飞渡槽、钻暗涵,向北穿行1432公里,奔流至京津冀豫等北方城市。

一路东线、一路中线,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前缀——南水北调。

没错,就是那个世界上覆盖区域最广、调水量最大、工程实施难度最大的超级工程南水北调;那个规划东、中、西线与长江、黄河、淮河、海河连接,共同编织“四横三纵、南北调配、东西互济”大水网的南水北调;那个目前润泽40多座大中型城市、惠泽人口超1.3亿人的南水北调!

从1952年提出伟大构想到2002年开工建设,从2014年全面通水到调水超418亿立方米,如今,南水北调东、中线所到之处,百姓喝上甘甜好水,干渴大地得到喘息,干涸河湖重获生机,绿色发展光彩夺目。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南水北调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五十年研究论证,伟大构想开始变为现实

缺水!缺水!

在我国这个水资源严重不足的国家,如果仔细翻看水资源版图,还会发现一个令人揪心的不等式: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水资源量占全国河川径流80%以上;黄淮海流域总人口占全国的35%,而水资源量仅占全国的7.2%,水资源量与人口、经济等布局极不匹配。

“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1952年10月30日,在河南视察黄河的毛泽东主席,在和当时的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谈话时,一个宏伟设想横空出世。

这一伟大构想,开启了改变我国水资源空间分布的新课题,这是水利专家们之前未曾想象的领域,也是水利专家们之后潜心谋划的事业。1958年,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水利工作的指示》,提出全国范围较长远的水利规划,首先是以南水北调为主要目的,即将江、淮、黄、汉、海河各流域联系为统一的水利系统的规划应加速制订,“南水北调”一词第一次正式见诸中央文件。

此后,南水北调这一伟大构想的实现路径一步步清晰。197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兴建把长江水引到黄河以北的南水北调工程;1992年,党的十四大把“南水北调”列入我国跨世纪的骨干工程之一;1995年,南水北调工程开始全面论证……

原淮委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王先达回忆起1997年国务院召开会议讨论《南水北调工程审查报告(送审稿)》的场景时说:“关于南水北调走哪条线路,大家意见不一。上东线,还是上中线,会场上争论不休。经过激烈讨论,规划布局得到彻底调整:东、中、西三条线并非你存我亡,而是实行统筹兼顾、全面规划、分步实施。”

2002年12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提出先期实施东线和中线一期工程,西线工程先继续做好前期工作。规划中涉及的建设项目,要按照基本建设程序审批。

至此,经50载岁月、6000人次知名专家献计献策、100多次研讨会、50多种南水北调规划方案比选,凝聚新中国无数技术人员心血和智慧的南水北调线路,在历史的长河中走向清晰。

2002年12月27日上午,南水北调工程开工典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和江苏省、山东省施工现场同时举行,随着“南水北调工程开工!”一声令下,北京人民大会堂内掌声雷动,江苏、山东施工现场马达轰鸣……南水北调这一伟大工程终于从构想开始变为现实。

十余年攻坚克难,铸就人类水利史上的奇迹

北京五棵松地铁站,列车穿梭呼啸,乘客往来匆匆,看起来和其他地铁站没有什么不同,但很少有人知道,站台下3.67米处,两条内径4米的输水涵道穿行而过,南水由此继续北上。这是世界上第一次大管径浅埋暗挖有压输水隧洞从运营的地下车站下部穿越,创下暗涵结构顶部与地铁结构距离仅3.67米、地铁结构最大沉降值不到3毫米的纪录。

南水北调,简单四字,实现起来谈何容易。即便是有京杭大运河等现成通道,有洪泽湖、南四湖等天然调蓄水库,看上去只待水到渠成的东线,一路北上也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从调水起点到山东半岛,地面高程升高近40米,这意味着南水要北上,必须实现“水往高处流”。于是,世界最大的泵站群拔地而起——东线一期工程沿线建有34处站点、160台水泵,共计13级泵站。为降低泵站群能耗,1/3水泵使用我国技术人员耗时3年研发的灯泡贯流泵,水流不需转弯便可直接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