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宋佳打Call!陕西原生态电影《拨浪鼓咚咚响》

作者: 陕西教育网 来源: 陕西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23:45:13

在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的红毯上

有这样一个剧组

他们自带BGM

每个人都摇着拨浪鼓

还带了一位小朋友

原来他们是

《拨浪鼓咚咚响》的主创团队

他们以原汁原味的陕西原生态电影

入选“特别推荐影片”单元

为什么是原生态?

讲了什么故事?

让我们来听听青年导演白志强怎么说

86e9ee00be75f0513b394c772094efcf.jpeg

缘起:拍纪录片引出故事长片

问:《拨浪鼓咚咚响》是您的长片导演处女作,拍这样一部表现陕北乡村留守少年的影片是什么样的缘起?

白志强:我曾经拍了一部关于留守儿童的纪录长片,做了一些志愿帮扶的工作,其中有一个孩子跑出去找他的爸爸,后来村长派人把这个孩子找回来,这个孩子的愿望就是能够坐在父亲的肩膀上看烟花,他觉得那是他最幸福的时刻。我被这个故事感动了,在心里搁了很长时间,当时想着要不要拍一部纪录片,但是考虑到孩子的隐私,就产生了拍故事片的想法。

问:这部电影说文艺吧好像也和一般的文艺片不一样,您怎样定义这部电影的类型?对这部作品有怎样的美学构想?

白志强:严格意义上说,这部片子用了很多类型片的手法,比如偏重于剧情、公路和轻喜剧,所以在观赏过程中对普通观众而言节奏会好一些,结构是像《绿皮书》那样的伙伴情谊型的三幕结构,所以看起来更好玩。我们尽量把想表达的内容放在背后,外在形式上则尽量希望观众能看得更轻松一些。

问:这部影片以陕西乡土为背景,并不是当下流行的表现高大上都市生活的作品。在拍摄之初有没有考虑过票房问题?又是什么给您信心坚持下来?

白志强:说实话,我自己都觉得不乐观。因为客观上说,在商业社会,这个选题和角度基本上是逆潮流,只是我自己的原因,觉得我非得做这样一部影片,如果我不做可能就没机会了。当我以后做商业片之后再回来做它,技巧和方法或者心态上可能会有变化,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特别适合作为电影处女作,因为生活素材也还新鲜,所以尽管逆潮流,但我还是必须做它。

问:拍电影往里面砸钱,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感受到这个事儿成了?

白志强: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之后展映,同时在西宁的FIRST电影节也有展映。两地的展映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加场还场场爆满,投资公司和发行公司也看到了市场的希望。

问:著名编剧芦苇是这部电影的监制,是什么样的缘分加入到这部影片?

白志强:芦苇老师算是我的师父,我拍记录电影《边走边唱》的时候,他就是监制,后来拍《生命》的时候也是监制。他非常无私地帮助青年成长,不计任何成本、代价。前期我拉投资的时候,芦苇老师好几次都说:“我给投资人去说:‘我在,你放心投吧。投资也不大,也赔不了钱。’”他在许多人的心目中是精神高地,他编剧的作品在华人圈子里那么有影响力,居然跑出来帮年轻导演拉那么一点投资。我拍《边走边唱》的时候也没多少钱,我拿了一些钱去表示感谢,芦苇老师抽了一百元,说:“我拿一张,我拿了钱就有义务,剧组现在就成立了,我是应聘监制。”他对影片提出了很多建议和要求。只要你在努力,对影片诚心实意,他就会帮你。

故事:影片做得真,我们用真心,表达得很真诚

问:电影中没有明星,用剧情吸引观众看下去是蛮难的,您用什么来打动观众呢?

白志强:我觉得就是一个字——真,影片做得真,我们用真心,表达得很真诚,并且他们感受到了。

问:电影中的陕北地方特色非常鲜明,特别是一些街道、夜市、工地等等,感觉非常真实,跟大家说说您设计了哪些具体的细节?

白志强:我是陕北清涧人,这部电影的视觉基础是我比较熟悉的。我们在拍摄时尽量找剧情所表现的真实存在的空间。尽量不让美术去制造这样的空间。包括群演的处理,好多地方都隐蔽拍摄。倒不是实在请不起群演,而是担心他们一旦知道自己在演,真实感就会降低。所以尽量在真实的场景里让演员在其中出现,提前设计好要拍摄的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