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浙江满分作文阅卷组长被举报 曾称“相信会给我一个公正合理的结论”

作者: 陕西教育网 来源: 陕西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3日 11:37:31

一篇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众议,背后的阅卷组组长陈建新,也被卷入舆论。8月10日,有媒体爆料,其开讲座,办网课,出作文书。参与阅卷老师称,其从浙大退休,担任阅卷大组组长已有20年。2018年3月,陈建新在一讲座中强调,作文要重视真情实感,反对矫揉造作。而8月8日,退休媒体人李未熟实名举报其“既做教练,又当裁判”。接近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的人士称,收到举报,会进行了解。

延伸阅读: 浙江高考作文阅卷组长回应争议:相信会给我一个公正合理的结论

2020年浙江省高考语文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因文风和评分标准引热议。8月7日,湖北武汉前媒体人李未熟实名举报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认为其既当阅卷组长又出书辅导高考作文,疑涉嫌利益输送。陈建新回应,省教育考试院已知晓情况,“相信组织和领导会给我一个公正合理的结论”。

此前报道: 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出炉,阅卷大组教授:老到和晦涩同在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但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

以上语句来自于一篇名为《生活在树上》的浙江省2020年高考满分作文首段。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教授点评文章称“老到和晦涩同在,思维的深刻与稳当俱备。”

据浙江教学月刊社微信公众号“教学月刊”介绍,该篇作文,第一位阅卷老师只给了39分,但后面两位老师都给了55分的高分,最终作文审查组判为满分。这彰显了高考作文阅卷的严谨与科学。中国知网显示,浙江教学月刊社是由浙江外国语学院主管、主办的面向中小学师生,直接为基础教育服务的教育类报刊社。

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教授点评称,“它的每一句话都围绕着个人的人生理想和家庭社会的期待之间的落差和错位论说,文章从头到尾逻辑严谨,说理到位,没有多余的废话,所有的引证也并非为了充门面或填充字数。”但点评专家同时也指出,写成这样需要考生阅读大量书籍,文字表达如此学术化,也不是一般高中学生能做到的。“当然,其中的晦涩也不希望同学们模仿。”

该篇作文引发热议。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资深传媒人朱学东在微博评论称,“高考作文考什么?我想无非就是主题,围绕主题的展开的逻辑演绎,遣词造句能力等等。这篇满分作文,在这三方面是够格的,无论是主题,逻辑和文字表达。” 朱学东称,“不是说每个人都要这样学,但是,出现了,罕见,更应该鼓励。这个意义上,给满分,我也不反对。”

8月3日,作家马伯庸在微博评论称,前述文章很难用“满分作文”或者“烂作文”来简单地评价。他称,文章用了一大堆生僻词、生僻典故以及祓魅与赋魅,实践场域的分野、理想期望范式等学术语句。“让人觉得惊讶的是,这些生僻词、生僻典故和生僻表达都用对了地方。”

但马伯庸认为,问题在于,没这个必要。作文里要表达的意思,完全可以用更平实、朴素的词句来组织,信息一点不会损失。

四个字来总结就是:辞不配位。

他认为,真正的问题,出在阅卷老师身上。

这位作者有阅读量,有知识面,也有表达能力,战术上选择也没问题,未来必有前途。只是在战略上,千万不要觉得这么写是一条好的出路。

针对前述作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理事长熊丙奇向澎湃新闻表示,好的作文本来就该个性化表达,不是千篇一律。大家不能用一个标准要求所有作文。这篇文章得到高分,主要是其思想性和严密的逻辑,也确实也存在比较晦涩的问题。“近年来,高考作文强调思辨,一般学生很难有深度的思辨。”

熊丙奇同时表示,评价作文是教育领域的专业事务,网友并非都具有这样的专业水平。因此还是要看专业教师对此的评价。每年都有网友对高考作文的吐槽,但不少吐槽并不专业。

一篇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众议,背后的阅卷组组长陈建新,也被卷入舆论。8月10日,有媒体爆料,其开讲座,办网课,出作文书。参与阅卷老师称,其从浙大退休,担任阅卷大组组长已有20年。2018年3月,陈建新在一讲座中强调,作文要重视真情实感,反对矫揉造作。而8月8日,退休媒体人李未熟实名举报其“既做教练,又当裁判”。接近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的人士称,收到举报,会进行了解。

延伸阅读: 浙江高考作文阅卷组长回应争议:相信会给我一个公正合理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