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自述:我是这样走出伤医事件的

作者: 陕西教育网 来源: 陕西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3日 12:10:15

近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陶勇医生,收到一封北京市第四中学高一学生的来信,向他请教如何确定人生的目标以及如何坚持。还有想学医的同学,向他倾诉了对社会医闹事件频发的困惑,以及对网上各种“学医苦、学医累”吐槽的担忧,不知道是该坚持还是放弃自己的理想。

陶医生的回信温暖又坚定,他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年前的伤医事件中走出,以及曾是“小镇做题家”的自己,如何成为一名心怀理想主义的大城市医生。

他说,“从一开始,我就不满足于只是赚钱和获得名誉,应该说,理想主义的人更‘贪心’,因为他们要的是自己内心的满足。”他还说,“我也不能活在真空里,我也尊重世间的评价标准,只是保持平衡、没有走极端,不会为了追求更多的财富而牺牲自己的理想”……陶医生将自己的心路历程娓娓道来,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社会对人生对医生这一职业的诸多思考。

相信陶医生的回信不仅能给几位中学生以启发,也能给更多人精神上的抚慰。因此,我们将陶医生和四中学生的信一并刊出,但愿读到通信的你,收获温暖与力量。

首发:2月23日《新华每日电讯》成风化人

作者:陶勇

陈南钰、孙宗逸、王雪卿、张丁凤、张潇伊五位亲爱的同学:

你们好!

阅读来信,让我感到像晨曦中迎面吹来一阵青草地的气息,清新、干净,里面夹杂着一些迷茫和希望获得人生答案的渴求,真诚而又直接。

看到信中的“北京四中”“高一”这些字眼,我想起了自己的高中时代。那时,在我们地方高中,最流行的订阅杂志就是《中学生数理化》,前几页都是北京四中这样的名校介绍,而且贴了很多照片。有时贴的是“天文爱好组”的同学透过望远镜看浩瀚星空,有时贴的是“微机(当时电脑被称为微机)兴趣小组”的同学编程,做出会跳会蹦的小人在屏幕上闪烁。

这本杂志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一方面用这些照片勾起了我们这种“小镇做题家”的无比敬仰和羡慕,同时又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样的鸡血口号,来激励我们咬牙坚持。

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自述:我是这样走出伤医事件的

陶勇医生。陶勇供图

至于为什么我学好了数理化,却还是遇上那么倒霉的事,这本杂志没说。我觉得我可以做到“走遍天下都不怕”,靠的是另外两本书。

一本书是“笑忘书”。我是九三学社社员,2013年我有幸参加了九三学社前辈严仁英教授的百岁生辰庆祝。严教授是协和医院妇产科专家,她曾经悲惨到在厕所里打扫卫生长达十年之久,以至于妇产科遇到疑难杂症,会说“到厕所去找严教授”。

后来,她被选为北大医院的院长,不老老实实坐办公室,却深入田间地头,骑着自行车穿梭在荒郊野外,去调查农村孕产妇的死因,制定并推广了围产医学,大大减少了孕产妇的死亡率,严教授也因此被誉为“围产医学之母”。

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自述:我是这样走出伤医事件的

严仁英教授在95岁寿辰暨从医68周年庆典上。新华社记者王呈选摄

提起那段苦难,严教授说了八个字,“能吃能睡,没心没肺”。你们看,“笑对苦难”,“忘掉悲伤”,把这本书学好,提升逆商,人生还有什么可以打败咱们的呢。

另一本书是“职业书”。我是医生,每天接触的都是生老病死,或者是身体残疾和苦痛的人,或者是心理焦躁和烦闷的人,都是负面和阴影。

但这个世界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往往鲜艳的花朵盛开在污泥之中,所以我也同时看到,很多一贫如洗,却还坚持劳动、不放弃治疗的人;也看到很多明知自己身患绝症,但仍然怀揣梦想、不断地进取奋斗的人;还看到很多被孤立、被误解、被伤害、遍体鳞伤但仍心无恨意,笑对人生的人。

医生的日常工作,不仅没有让我觉得厌烦,反而成为精神力量的源泉。

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自述:我是这样走出伤医事件的

陶勇医生和患者。陶勇供图

你们在信中问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确定目标并坚持,一个是要不要坚持自己的理想。我想,这两个问题可以合并成一个,那就是“主”“谓”“宾”的问题。主语——谁制定目标,自己还是他人,这个他人可以是父母,也可以是老师,或者朋友。谓语——坚持,如何坚持制定的目标。宾语——目标/理想,什么样的目标,什么样的理想。

所以,亲爱的同学们,你们问了我一个人生的终极问题,这个问题决定了人一辈子怎么过。

我必须坦白地告诉你们,此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我可以提供给你们的解题思路有两条:

第一,无论你们如何选择,一定都会有感觉自己选错的阶段,也一定会有感觉自己选对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