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为了一个都不能少的承诺

作者: 陕西教育网 来源: 陕西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3日 11:05:17

在第五次入户劝返之后,阿妮的母亲终于同意让女儿上学了。

阿妮的家位于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阿打村,那里曾是深度贫困村。5年前,阿妮的父亲遭遇车祸瘫痪在床,为了帮助母亲照顾父亲和年幼的弟弟妹妹,已到上学年龄的阿妮从未去过学校。

在阿妮第一次踏入校园的那一天,劝返小分队带阿妮一家在县城享用了一顿大餐,随后载着爱心人士捐赠的生活物资和儿童玩具送他们回家。在小木屋的火塘边,劝返小分队用刚买的鼓风机教阿妮的母亲吹了一灶旺旺的火,仿佛预示着一家人红红火火的新生活。

在崇山峻岭中执着地找寻,在茫茫人海中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在一次次“闭门羹”后不抛弃不放弃……在云南,为了一个都不能少的承诺,一支支劝返工作队的出现,让许许多多像阿妮一样的孩子,走出大山,改变了命运。

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教育是治本之策。对于集边疆、民族、山区、贫困于一体的云南省来说,如何打赢控辍保学攻坚战?云南劝返工作者们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迷途

找到阿普的时候,他正在昆明的一家地下停车场里洗车。

“你们来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吗,我不读书,你们不要来找我。”隔着巨大的水声,阿普朝前来劝返的工作队队员吼道。

今年15岁的阿普本该上初三,然而从初二开始,阿普就辍学了。

“这孩子从小父母离异,一岁就被父亲送到爷爷家抚养。爷爷常年酗酒,在哪里喝醉就睡哪里……”对于阿普的情况,楚雄州禄丰县高峰初级中学教师冯晓琴一清二楚,她曾前往阿普家中劝返20余次。

过去,“不读书也能有出路”的思想在村里蔓延开来。从小得不到家庭关爱的阿普无比向往外面的世界,几次逃学之后,他再也没有返回校园。

“孩子,你还小,跟我们回去读书吧,有困难找学校,我们一定帮你解决。”

“回去好好读书,考个技校,有一技之长才能有出路。”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劝说着,阿普心中的防备一点点瓦解。

“我跟你们回去。”终于,阿普的语气软了下来,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

每年,冯晓琴都要参与劝返像阿普这样辍学打工的孩子。她发现,近年来因家庭经济困难导致的辍学大为减少,厌学已成为学生辍学的主要原因。

统计数据也支撑了这一观点。云南全省厌学、打工务农辍学学生占比较高,两类辍学人数占全省辍学总人数的75.54%。

每个周六的清晨和学生一一告别后再离校,周日晚上充满期待地迎接每一名学生返校,这是常年带班的弥勒市第五中学教师李发明养成的习惯。

周日的晚读铃声响起,李发明大步走进教室,教室里散发的阵阵清香让他心情舒畅,这是学生周末新洗的校服散发的特殊味道。环顾教室的每一个角落,一个空荡荡的座位显得尤其扎眼,那是李强的位子,李发明的心顿时沉到谷底。

孩子的学业一刻都耽误不得。当晚,李发明决定去李强家里走一趟,在漆黑的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半小时后,一行人来到了李强的家中。

李强的妈妈指了指客厅进门左手边的一间卧室,房门紧闭,从里面反锁,怎么呼唤都没人应答。

“每次回家都这样,把门锁起来,只会玩手机。我们都在外打工,平时也没时间照看他,他自己也不争气。”李强的妈妈抱怨道。

从李强家回到学校已是凌晨一点,校园笼罩在一片静谧中,李发明却思绪万千。“在李强身上,网瘾导致厌学进而又导致辍学表现得非常明显。”李发明总觉得,孩子的教育是一个漫长而细腻的工程,部分家长只追求经济收入而忽视了孩子的教育,在孩子出现问题后又责怪孩子,从不反思自己。

很多时候,控辍保学工作要面对的,不仅是空间距离上的遥远,更有群众观念上的阻隔。在云南,受到多民族地区早婚早恋传统习惯影响,早婚辍学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楚雄州彝族姑娘阿珍曾经是一个聪明好学的孩子,可是初二下学期,她与邻村的小伙儿相恋了,再也没有到校上课。

这可急坏了大姚县三台综合初级中学教师王家安,不愿看到阿珍因早婚毁掉美好前程,王家安和同事毅然踏上了劝返之路。

陡峭的白草岭高耸入云,一行人一路向上攀登,遇到没路的地方只能抓住山草一点点往上挪,气喘吁吁地到达山顶,就被扑面而来的冷风吹得浑身发抖。走到半路腿上开始痒痛,王家安掀起裤脚一看,好几只蚂蟥吸血正欢……

在阿珍家中,从不喝酒的王家安为了做通阿珍父母工作,第一次端起了酒杯与家长彻夜长谈。

“您是春日的一抹阳光,为我前行的道路指明方向,让迷失的我从此不再迷茫……”复学后的阿珍在给王家安的信中这样写道。

  劝返